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觀星賞月已經變成了兄弟倆的夜晚消遣之一。如果硬要說起來的話,本來他們只是喜歡到後山去錄些蟲鳴鳥叫、山川水流的聲音,直到那天意外看見UFO後,就開啟了兩人登上月球的夢想,本來每晚觀察錄音的工作轉變為到同個地點,一邊期待著下一次的巧遇,另一邊憧憬著宇宙的一切。或者也可以說是,在他們的第一顆流星之後。

  日日人記得很清楚,當時流星劃過,兩個人頓時像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禮物那樣驚喜,興奮的互看一眼後,就紛紛扣起雙手,閉著眼,低著頭的,做著祈禱的動作,各向流星許了一個願望。

 

  夜晚的天空,月亮明亮的像是可以照亮一切,滿天的星斗也顯得格外清楚。不知道是不是雲量不多的關係,今晚的星星多到讓人有股置身於宇宙一般的錯覺。

  兩張躺椅,一人一杯的熱飲,光是這樣就足以讓南波兄弟耗上一整個晚上。

  「好久沒有像這樣兩個人一起看星星了呢,姆醬。」看著夜空,日日人像是想起了什麼事的感慨。

  「也沒有很久吧,才幾天而已。」六太無奈的輕笑了一下,掐指算著不到一個禮拜的天數。這幾天簡直像是存心要拆散他們兩人似的,要不是六太就是日日人,每天總是有多到沒辦法處理其他事的訓練。

  「跟姆醬分開,就算是一天都讓我覺得很久喔。」日日人稍微側過身來,對著六太做出了一個任性俏皮的嘟嘴。

  「我也一樣啊。跟你分開也讓我覺得很久。」六太寵溺似的吐口氣,有感而發的說著平常他自己大概都會覺得羞恥的告白。

  「姆醬。」日日人勾起了嘴角的微笑,像是已經心意相通的正回身,繼續享受。

  他覺得現在的空氣肯定滿溢著甜蜜幸福的氣息,甚至有種時間已經被靜止的錯覺。

 

  「日日人,你看,有流星耶。」六太像是被突如其來的流星打醒一般的坐起身,指著空中的那一道軌跡。

  然後又突然聽到他「啊」的一聲,趕緊扣住雙手,閉著眼,低著頭。

  日日人則是不疾不徐的再度側過身來,看著像是個在許願的孩子的六太,聽著他唸唸有詞「拜託讓我到月球上去」,日日人只是懷念似的笑了笑。

  等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流星也早就消失在黑夜之中,六太深呼了一口氣作為結束。

  「日日人,你剛剛許了什麼願啊?」六太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日日人問。

  「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所以不需要。」日日人聳聳肩表示回應。

  「呿!反正一定是到月球上去什麼的。」六太不甘心的噘了噘嘴。

  「我才跟姆醬不一樣呢。」日日人像是憋著笑意的吐槽。

  「我、我的願望才不是那樣!」被日日人這麼一戳破,六太頓時脹紅了臉的反駁,然後立刻又像發現了自己的異狀般的轉過頭去,背對著日日人。

  「嘻嘻,姆醬說的算吧。」看著六太一如往常的激動反應,日日人咧著嘴的笑著。

 

  「日日人,你剛剛許了什麼願啊?」六太在對第一顆流星許完願後,轉頭看向日日人,好奇的問。

  「秘密。」許完了願後的日日人也轉頭對上了六太那一雙好奇的眼睛,並賣他了一個關子。

  「呿!反正一定是能再見到UFO或是到月球上面什麼的。」

  「我才跟姆醬不一樣呢。」

  「我、我的願望才不是那樣!」六太像是惱羞成怒的轉過身,丟了一句「我要回家了」後就獨自離開了現場。

  「等等我啦,姆醬。」日日人追了上去。

 

  『流星啊流星,請讓我和姆醬能像現在這樣永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