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日、日日…人…」

  六太像是抱著唯一一根救命浮木的緊攀著日日人的後背,他緊咬著下唇想不讓自己的聲音傾瀉而出,但結果卻不如他的預期。藉著空氣中的回音,讓他有種整間廁所只有他和把他釘在馬桶上的日日人的錯覺。

 

  「姆醬,不能太大聲喔,會被別人聽到的。」日日人靠著六太的頭,像是在預告著六太自己下一步的動作。

  「還、還不是都是你…啊啊…」本來想說的話因為腿間的搓弄頓時癱軟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六太幾乎達到高潮的呻吟。

 

  日日人順勢含住了六太的嘴,像是要把六太整個人吃下的吞嚥。不知道是他去翻起,還是六太自己像是失了魂般的隨之附騰,兩舌交纏的激烈彷彿不斷重複著一次又一次的深吻,邊吞食著雙方每一句愛語,邊交換著歡愉的唾液。

 

  「姆醬自己也想做了,不是嗎?」日日人意猶未盡的吻著六太眼角的淚水。

  「我、我才沒…啊嗯…」隨著每一次的呻吟,六太覺得自己越來越像是沒辦法失去日日人般的越抱越緊。

  直到又被日日人拉開,他真的覺得無法抗拒日日人一言一行的自己很沒用,甚至覺得自己就快要死在對日日人的愛之中了。

 

  「而且姆醬的這裡也把我含的又緊又深的。」日日人挑逗般的撫揉著六太後穴的壁肉,像是要把它撫平的撥弄又惹來六太蕩漾的淫吟。

  「日、日日人,不要…不要摸、拜託…」六太像是在忍住自己的情慾般的低語請求,但還是止不住因興奮高漲而淌下的淚水,不管是自己的眼底還是裹在日日人掌間的性器。他只能顫抖著空出來的手遮住自己不堪入目的臉,試圖不讓自己的情緒傾洩在對方的面前。

 

  「姆醬,抱著我好嗎?」日日人輕輕的用鼻子蹭開了六太的手,給予了六太最喜歡的親吻。

  也不知道是日日人的迷語還是又一次的深吻起了作用,六太真的就像卸了心防般的再一次攀住日日人的後頸。

 

  「姆醬,要來囉。」日日人預告似的摟住六太的腰,但還是敵不過一個又一個打在六太臉上的安撫碎吻。

  直到來自後穴的抽插加劇,才讓六太像是回過神的抱緊日日人。

  他感覺得到自己更激昂的呻吟,他感覺得到在自己體內抽插的日日人的喘息,他感覺得到自己被興奮充得頭昏腦脹,他感覺得到自己在日日人手中高潮射精,他感覺得到自己體內來自日日人的愛液熱浪,他也感覺得到自己的意識模糊,模糊到他已經覺得自己沒有了意識。

 

 

  「姆醬,還會痛嗎?」輕輕揉著六太的臀,日日人關切的問。

  「一點點。」坐在沾染了自己和日日人的愛液的馬桶上,六太幽幽的回,他已經什麼事也不想想了,只是享受著這一刻日日人對自己的照顧就足夠了。

  「姆醬下午還有課吧。」日日人展開了沒被弄髒的內褲,替六太穿上。

  「我的內褲呢?」一眼就認出了內褲不是自己的,但六太還是伸出腳,好讓日日人可以比較好套上。

  「已經弄成那樣了,穿起來會不舒服,所以就先穿我的吧。」幫六太穿好後,日日人輕輕撫著內褲的褲頭,微笑著面對六太。

  「我、我沒關係,你穿吧。」聽到對方的發言,六太像是著了急的想脫下。

  「沒關係,姆醬,我的午休比較長,等等我會回去拿新的,所以不用擔心我。」日日人制止了六太的手後,就順勢抱住六太,把自己和對方之間的空隙拉近,後者也像被說服了般的回抱住日日人。

  「而且我希望能隨時隨地都和姆醬在一起,也希望姆醬能隨時隨地都想著我,好嗎?」日日人甜膩的低語隨著熱氣一同吐進了六太的耳裡,惹得他發出輕微的一顫。

  「嗯。」六太乖巧的點頭答應。

 

  「姆醬,我喜歡你,最喜歡你了。」

  日日人把六太拉回了自己面前,再給了一個親吻,不去交纏,就只是一個親吻,一個甜到足以剝奪六太最後僅存的意識的親吻,吻到六太的心底。

  「我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