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假的午後,本來每天少說十小時的訓練變得空閒。不吵不鬧的空氣像是被注入了大量的悠閒分子,任人懶懶散散的什麼事也不想做。

  雖然不想做事,但也不代表無事可做,像是南波六太,他就喜歡趁這時候靠著幾支棒棒糖和幾本書度過這樣的一天。

 

  「姆醬,你知道我昨天帶回來的書放哪嗎?」難得也休假的日日人坐上沙發,把沙發震出了幾波平浪,但還是不足以影響六太的閱讀。

  「不知道,你去我後面的書櫃找找看。」六太偷閒的用舌頭搖了搖嘴上的塑膠棒子,並像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似的用空出來的手搔著自己的腹部,但他的注意力始終沒離開手中的書一秒。

  「幫我找啦,姆醬。」日日人不服氣的噘嘴,雖然口中是這麼說,但他已經擅自扳開六太的雙腿,打算就此穿過六太的身體靠近書櫃。

  「你自己找。」六太繼續用著他那滿不在乎的語調回應,而且似乎也不介意對方如此無禮的舉動。

  「小氣。」六太聽到日日人這樣幼稚的嘟嚷,但也還是不去多加理會,只是皺著他濃密的眉毛,彷彿是在說「我才懶得理你」。

  像是在報仇似的,日日人的胸膛直穩的撞上了六太的額頭,並隨著日日人往後延伸的動作,六太的頭也被往後拖成沒辦法閱讀的姿勢。

  「日日人,你是故意的吧。」六太煩悶的說。

 

  他的鼻子頂進了日日人的圓領衫內,充斥而來的味道堵住了他的呼吸孔,是一股淡而不刺的清香,跟日日人本身的體味相輔相成,讓他覺得很舒服。

  「嗯,這洗衣精真不錯。」他心想。

 

  「吼吼吼吼吼!怎麼都找不到啦!」日日人的哀號打斷了六太的思緒,這才又讓六太回歸被打擾了的現實。

  「是在找什麼啦,找這麼久!而且日日人你很重耶。」六太掙扎似的托住日日人的腰,設法將他推開,但現在這樣的位置實在很難讓他使上力氣。

  「吼!姆醬喔!」好像是憤而找對方出氣,日日人突然像是失去了平衡點般的摔在六太的身上,他的手臂順勢環住六太的脖子,並硬是把頭塞進六太的肩頸和沙發的那一點空隙之中。

  「幹、幹什麼啦你!」六太也像是突然遭受重擊般的倒進對方懷裡,他難堪的咳了幾聲。

 

  「最喜歡姆醬了。」日日人一如往常的蹭了蹭六太的頭,說著同樣的說詞,好像永遠也不膩一樣。

  「你不是要找書嗎?撒什麼嬌啊。」六太鼓起泛紅的臉頰回抱對方,這個地方讓他聞到了更多味道。

 

  「洗衣精果然買對了。」他心想著掃興的說詞。

 

 

 

 

 

 

來源:http://www.plurk.com/p/j2gv2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