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的下雨天,蹲在角落,看著一個個撐傘離開的小學生。

  紅的、藍的、黃的、綠的、斑點、條紋、卡通圖案,各式各樣的雨傘像是在演奏一曲交響樂,高高低低的,一下集中、一下散開,但不約而同的都熙熙攘攘的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唯獨小學四年級的南波日日人還蹲在一旁,嘟著稚嫩的嘴吹著口哨,看著明明還是下午四點但已經昏暗的像七點的天空。

  雖然日日人的個性就像晴天一樣開朗,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其實比起晴天,他更喜歡像這樣的雨天。

 

  「日日人!」從遠處就看到有一個身影出現在人潮已經散去的廣場上往自己奔來,而且手上的傘還差點因為跑步的風而被往反方向撐開。

  待對方到達自己面前的時候,日日人已經站好定位,看著來人氣喘如牛的臉。

  「姆醬,你怎麼喘成這樣?」日日人天真的問。

  「也、也不想想、這是誰、誰害的……」13歲的六太喘著大氣,雖然試著在其中塞入幾個字,但似乎不如他的預期來得順利。

  「你為什麼都不帶傘啦!日日人。」過了一小段時間後,六太終於控制下來了自己的呼吸,一臉納悶的質問。

  說實在的,如果是一兩次他還可以理解,但這已經是這個月來的第五次了,而且這個月還是一年當中最容易下雨的季節,不要說不能理解,這根本就已經說不過去了。

  「可是今天早上是大晴天啊!誰知道中午以後就突然雨下個不停。」日日人扁著無辜的嘴,一臉理直氣壯的道。

  「看氣象預報啊!笨蛋。」六太的臉像是又垮了一截的垂下,有時候他會懷疑是日日人存心想要整他。

  「氣象預報又不準,上次說下雨機率70%,結果還不是沒有。」這次換成日日人皺起不能理解的眉頭。

  「又不是講100%,你是在氣人家什麼啊。」這傢伙的頭腦肯定不只是少了一顆螺絲釘那麼簡單,而是只剩一顆螺絲釘了吧。六太裡同表一樣不解的心想。

  「好啦!你的傘在這裡,走囉。」不想再繼續跟對方爭了的六太直接把另一把雨傘推向日日人,期待對方能就此接下,結束爭論。

  「我不要,我要跟姆醬一起撐。」但日日人表明的不接下眼前的那把傘。

  「啊?」被這樣一回,六太的表情又扭曲回剛才的樣子,雖然也不是第一次這個樣子了,但每次聽到,他都還是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漏聽了哪個字,雖然結果也永遠都是那樣讓他覺得離奇。

  「我比較喜歡姆醬那把。」日日人繼續說著類似的說詞。

  「兩把都長一樣吧,哪有什麼不同。」六太不禁把兩把拿起來對比了一下,他也真的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之處。

  「不一樣啦!真的。」日日人反駁。

  「那這把給你,我撐另一把。」六太伸出和剛才不同方向的手,手上那把雨傘傘面上的水滴還不斷的自六太的手緣滴落。

  「我不要,我要姆醬幫我撐。」但日日人還是不領情的拒絕了。

  「你這傢伙……好啦好啦!一起撐就一起撐啦。」再也爭執不下的六太最後也只好妥協,他撐開雨傘,意識要對方進來,對方也終於像是個小孩子該有的樣子的一蹦一跳了進來。

  本來有點煩躁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的,在看到日日人「嘻嘻」的笑臉後就有點平緩下來了。

  「日日人,要跟好我的速度喔,如果走太慢的話,我可是不會等你的。」六太也露出了哥哥的笑臉,用著稍微有點威嚴的語氣警告。

  「嗯。」日日人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表示同意。

  兩人終於步出屋簷,雨滴打得響亮,但日日人一點都不覺得吵,反而很合理的把頭靠在六太的肩上,整個人的身體也緊緊的靠著六太,好像在躲雨似的,至少六太是這麼解釋。

  「不要靠我靠得那麼緊啦,日日人,我都淋到雨了。」

 

 

  「姆醬,下大雨了呢。」從超市走出來,日日人嘟著嘴,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

  「唔,真的耶。」六太提著和日日人差不多大包的塑膠袋,也隨著日日人望向天空,好像這是雨天一定會出現的南波式招牌動作。

  「還好我有帶傘。」六太一臉像是在說「太好了」的微笑,並隨著話語拿起了方才寄放在超市門口的雨傘。

  「真不愧是姆醬,那我們一起撐吧。」日日人咧開嘴笑的轉頭看向六太。

  「咦?你沒帶嗎?」六太頓時像是當機的停頓了幾秒。

  日日人則是以聳聳肩和苦笑回應。

  「真是的,你出門怎麼都不帶傘啊?」六太皺著眉頭詢問,但還是難掩嘴角因身為救星而不小心勾起的自傲微笑。

  「誰叫我們出門的時候天氣看起來還不錯。」日日人翹著自己的招牌嘴形,但比起無辜,他反倒是多了一點「被他料中了」的感覺,只是現在的六太還沉溺在他賦予自己的使命感中,所以沒發覺罷了。

  「受不了,看來現在只好讓身為哥哥的我來幫你擋雨了。」六太驕傲的挺起胸膛,順勢哼出了幾口氣。

  「沒辦法了,看來我真的不能沒有姆醬呢。」日日人像是配合對方的繼續演出。

  「好啦,進來吧,讓哥哥我帶你平安回家。」六太撐開手中的傘,雖然傘面擋住了他大半張臉,但從日日人的角度來看,卻可以把他那張笑的合不攏嘴的臉看的一清二楚。

  姆醬真的就是姆醬呢。還好雨下的正大,不然六太可能會因為日日人這「噗哧」的一笑而恍然大悟。

  「就聽你的吧,姆醬。」日日人強忍住笑意的跳進傘內,順著動作勾住了六太的手,並像小鳥依人的緊緊靠著六太。

  「走囉。」待六太語畢,兩人步出了屋簷。

  傘外的大雨不停,但還是打不進傘內的兩人世界,一把黑傘就像防護罩般把兩人包的緊緊的,不讓外面的雨進來,也不讓裡面的幸福跑掉。

  或許六太還沒發現,但日日人真的好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滿滿的愛意,幸福到快要死掉的心情。

  「不要靠我靠得那麼緊啦,日日人,我都淋到雨了。」

  「我不要。」

 

  31歲的下雨天,就跟以往的31年下的每一場雨一樣,都受到日日人的喜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