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人,我說啊,也許有一天我會從你身邊消失也說不定呢。」

  記得小時候的六太曾經這麼說過,不知道是看了什麼文藝電影還是怎樣的,居然會這麼突然、若無其事的發言。

  那時只見小時候的日日人丟了一句「我不要這樣!」就立刻扔下手中寫功課的筆,衝上前死抱住六太的腰。

  「日日人,你幹嘛…快放手啦!」被突然綁住的六太驚的從床上彈起,說真的,雖然他知道他的弟弟很黏他,但沒想到會這麼「黏」。最後受不了的只好改口:「好啦好啦,我不消失,所以你快點放手。」

  即使這樣,日日人的手還是纏著六太不放,只是睜著飽含淚光的雙眼,從六太的懷中稍微探出頭詢問:「真的嗎?不會消失?」

  「不會消失。」六太略為尷尬的回,要不是現在氣氛不太適合,不然他真的很想吐槽日日人這張哭了一半的臉。但見對方還是不放手,只好再更語帶堅定的說:「真的啦!」

  好像終於相信了,日日人站回定位,用手胡亂的抹掉眼淚鼻涕,最後手伸向六太,邊抽著鼻子扁著嘴:「那打勾勾。」

  「你就不能換隻手嗎…啊,算了。好啦,打勾勾就打勾勾。」看著日日人有點濕滑的手,六太不禁扭曲著臉嫌棄。但最後還是不打算跟對方爭了的答應要求。

  雙方的手在空中勾起,跳著兩人自創的舞蹈,最終擊了一聲響掌結束儀式。

  「嘻嘻,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姆醬。」日日人咧著嘴笑,見他笑得這麼爽朗,完全不像是剛才哭過的樣子。

  「喂喂喂,你這傢伙情緒轉變也太大了吧。」六太終於忍不住的吐槽。

 

 

  清晨的陽光喚醒日日人的意識,日日人半睜開朦朧的睡眼,循著枕邊人的體溫摟上去。

  「嗯呃,」後者安詳的被叫醒之後,也翻過身回抱,應該是剛起床不久而且兩個人都沒穿衣服的關係所以特別熱,但也習慣了。

  「怎麼了嗎?日日人。」像是安撫小孩似的,六太手指輕輕揉著日日人的髮尾。

  「不可以消失喔,姆醬。」日日人也像是個小孩似的鑽進六太的頸肩,他很喜歡這個位子,這個位子有著可以讓他感覺到溫暖的熱度和味道,是專屬於他一人的位子。

  「怎麼還在說這個啊,你這笨蛋都沒長大嗎。」六太像是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的吐了一口笑氣,任憑自己的弟弟對自己撒嬌。

  「因為姆醬從我身邊消失過一次啊,所以這次我一定要看好姆醬,不讓姆醬消失。」日日人語氣幼稚的狡辯。

  「什麼看好啊,說得我好像是寵物似的。」六太無奈的嘆息:「而且那也不是我消失,是你自己要來美國的吧!」

  「才不是,是姆醬消失喔,在通往宇宙的路上。」日日人像是講起傷心處的又往六太的更深處鑽。

  「真是的,不過就晚了幾年而已,我現在不也站在這裡站得好好的嗎。」又是一口笑氣,六太抗拒不了的投降,像是作為補償般的,六太也把日日人抱得更緊。

  「那姆醬要再答應我,不會再消失了。」在撒嬌的同時,日日人彷彿小動物似的蹭了蹭六太的脖頸。

  「好啦,不會再消失了。」六太把所有寵溺的熱氣都吐進日日人耳中,順勢在上面偷過了一個吻。

  「真的嗎?乘一萬遍。」日日人像是期待答案的孩子般停下了動作。

  「你這傢伙。」六太輕輕把他拉開,好讓他可以跟日日人對上眼神,也好讓他可以把剛剛偷來的吻送回日日人口中。

  「真的喔,就算要我說一萬遍都沒問題,幼稚鬼日日人。」笑著回答,笑著對視,笑著接吻,甜膩的氣息瀰漫在兩人唇齒之間。

  「那我也答應姆醬,我也永遠不會從姆醬身邊消失。」

  這一刻,六太知道他一定永遠都會記得日日人這張燦爛的笑臉。

 

 

 

 

 

 

 

 

 

 

  ——吶,日日人,結果你又………………………不是說好永遠不會消失的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