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日人,那個、已經…!」六太咬緊下唇,像是要找尋一絲救命機會的延展了身上每一處關節,縱使現在的他是被壓倒在床上。

  「姆醬真詐,我才剛要開始的說。」像是吸吮般的親吻乳首,日日人一手鑽過空隙摟著六太的腰,另一隻手悄悄的裹住正淌流著前液和精液的性器。

  「而且姆醬的這裡明明也還硬梆梆的。」

  一如往常的,日日人習慣讓六太先射過一次才進入正題,一方面是在生理上射過之後後穴會有一小段時間比平常還要放鬆更容易進入,另一方面則是六太會因此多了一個日日人特愛的敏感處。

  「也不想想這是誰害的,你這…嗯啊!」本來以為有機會可以以氣勢反擊的六太,殊不知馬上又被對方搓弄龜頭的動作給制止了。

  「日、日日、人,不要摸…」六太幾乎像是要哭出來的請求,但效果不成,反而讓對方在撫弄之間偷夾帶了幾下輕捏,在這樣的挑逗之下,六太只能掙扎似的扭動著腰際。

  「姆醬好性感。」日日人輕咬六太的乳尖,試圖在上面留下一點印記,六太也似乎是中了他的意,原本紅潤的身軀現在又脹紅了幾層。

 

  他愛死了這樣的六太,總是因為他做的一點事情而用盡全身去反應。

  本該只是小時候對哥哥的崇拜以及喜歡不知為何已經變相成這樣,有時候他會猜測是不是只是因為隻身一人來到美國,一時之間習慣不了沒有哥哥六太的生活而產生的依戀感,但在六太來到休士頓的那一天起,就像一下熱辣辣的巴掌把他從幻覺中打醒,他更加確定這份情感不像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直到那天六太答應與他交往,他才發現自己已身陷在對六太的愛裡不得自拔,他越來越渴望六太所有的一切,就在第一次做愛之後,他也才發現六太原來還有這麼多他不知道的一面。

 

  「才、才沒有。」六太像是溺水似的攀住日日人的後背,後頭傳來的疼痛讓他再也忍受不了的滴下斗大的淚珠。

  六太的牙齒和指甲如報仇般的鑲進日日人的肉裡,即使這疼的讓他出血,但日日人真的好愛好愛六太這樣死命的抓著自己,好像六太同樣也打算把他對日日人的愛注射進自己的身體裡。

  「姆醬,很痛嗎?那我放慢一點,好嗎?」日日人親暱的用舌頭替六太刮去從眼角延連出來的淚痕,「鹹的。」他想。

  「嗯。」六太乖巧的點頭答應,雖然在這之後日日人在他體內的抽插並沒有減緩的趨勢,但面對日日人的寵溺,六太只覺得自己已經被徹底的攻破,不管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

  「姆醬,我好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喜歡到快要死掉。」一個個碎吻如雨滴般的落在六太臉上,髮際、額頭、眼窩、鼻側、雙頰,甚至連藏在蓬鬆捲髮中的耳根也不放過,六太的每一寸肌膚他都不想忽略,想好好的疼愛。

  「日日人,已經、不行了…」六太本來稍微鬆開的手又圈的更緊,語帶喘息的在日日人耳邊低語,顫抖的連他自己都沒發覺。

  「好,姆醬,我們一起射。」日日人用姆指輕輕剝開服貼在六太額頭上的髮絲,並像是安撫的繼續親吻,從眉心吻到嘴唇。

  六太感覺到日日人以更大的力量把自己抱的更緊,兩人的身體緊密到好像連一點空氣都介入不了。

  很快的,六太的注意力又被拉回和日日人的吻上,日日人輕易的挑開他上下並排的牙齒,接著就是感覺到自己的舌頭被對方翻攪起來。在深吻之中,兩舌交纏著雙方的唾液,此時的六太真的有股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了的錯覺。

  「姆醬,要來囉。」幾乎是在同時,六太含著日日人性器的腸壁好像接收到訊息,又縮得更緊,但比起那邊,六太更在意自己隨時都有可能在與日日人身體之間爆炸的陰莖。

  不過下一秒鐘,他的意識馬上就被體內翻騰的熱浪給剝奪了,他就像是被燃燒殆盡的攤在日日人的懷中,腦袋糊成一團什麼事也做不了,更別說去注意自己和日日人被愛液染的黏糊的身體,他甚至覺得他可以就這樣昏睡上一整天。

  直到日日人緩緩的將癱軟的性器從六太的身體中取出,他才取回身體的自主權,但這些已經毫無意義了。

 

  「姆醬,舒服嗎?」

  「痛死了廢話。」

  一如往常的背對著回應和一如往常暗自繳械投降的赤紅耳殼,一如往常的笑一如往常的從背後環抱並一如往常的親吻後頸一如往常的甜暱愛語,然後一如往常的翻面一如往常的接吻,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的一如往常,一如往常的一如往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