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啊…日、日日人……嗚嗯…」

 

  不知道是太久沒做還是這樣冷天的關係,日日人總覺得六太的身體似乎比他記憶中的還敏感。

  隔著薄霧湧進他耳裡的盡是六太高潮的呻吟和自己的名字,每一波震鳴都像敵軍般地擅自將他的理智瓜分給了性慾。

 

  這麼久不見,他原本真的就只是想好好疼愛六太,珍惜他們這之間不受摧殘的濃烈情感,如此簡單而已。但這些時間來的孤獨以及直衝腦門的興奮,可沒能讓他這麼輕易的就放下對六太身體的依戀。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潛在六太裡面的自己又脹大了幾分,因為六太的聲音。

 

  「姆醬真厲害呢,都已經射兩次了,這裡還這麼硬。」日日人用手裹住了藏在他們倆身體之間,沾糊著白濁液體、依然紅潤挺立的根物。

  「不…不要、啊嗯…嗚。」六太強忍著瀕臨爆發邊緣的情慾地低語,他試圖想請求日日人手上揉捏龜頭的動作,但他的發言權也沒得倖免地被日日人的唇舌給剝奪了。

 

  日日人刮過六太嘴裡的壁肉,沒讓六太有反應的機會,他由底捲起了他的舌頭,並從側邊鑽入那狹小的空間,讓六太的包裹著自己,就像他們下體目前的關係。

  他們纏綿了好一會,六太恨透了日日人總是這麼好的接吻技巧。但也不得不承認的,他很享受於日日人的吻,他沉溺其中。

 

  從嘴巴綿延出來,下巴、頸喉、鎖骨,最後到達六太的胸前,日日人輕舐了幾下後,整個吻附了上去,含住一樣挺立的乳首。

  一想到他不在的日子,他就恨恨地用牙齒去鉗住尖端。他是吃醋,忌妒那些每天待在姆醬身邊的人,誰知道他們對姆醬是不是抱持著跟他一樣的想法,是不是有趁著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內跟姆醬有進一步的關係,他不允許的關係。想到這裡,他又掐得更緊些,當然這也引來六太更激盪的淫吟。

  姆醬只能屬於我一個人,他這樣想過了不只千百遍。

 

 

  「…日、日日人,啊…已經、快…嗯呃……」六太抖著哭音,扭動著腰,想要告訴日日人自己的身體狀況,但日日人不予理會,反倒像是想加速這一切地加強了下肢抽插的頻率和力道以及手上的套弄。這讓六太想說的話又再一次地消匿在叫嗚之中。

 

  途中,他依稀聽到日日人在耳邊唸了好幾次自己的名字,還有一些聽過數不盡的愛語。還來不及回應,六太的性器又高潮地在日日人的手中解放了一次,然後是來自後穴的愛液熱浪,燃盡了他的思緒以及體力。

 

 

  「姆醬,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比喜歡還要喜歡,喜歡到快要死掉。」日日人撩起黏貼在六太額頭的濕透捲髮,不斷的說著一遍又一遍的愛語,每一句就像是一個個吻的落在額頭上。這是六太十分熟悉也很懷念的,日日人獨有風格的事後事。

  「嗯。」還正在平復呼吸頻率的六太只是哼了一句氣音。他慢慢的翻過身,雙手偷過空隙,抱住日日人,並把頭埋進日日人的懷中,像小動物一樣輕輕地用鼻尖蹭了蹭日日人的肌膚。

  他喜歡偶爾這樣戲弄日日人,喜歡就這樣聞著日日人的味道,因為他喜歡日日人,和日日人喜歡他一樣喜歡。

  日日人也把六太摟緊,下巴輕輕靠著六太的頭頂,很幸福地笑了起來。

 

 

  「姆醬。」

  「嗯?」

  「我們再做一次。」發現還沒從六太身體裡退出來的性器又膨脹了起來,於是日日人這麼提議。

  Fuck...

 

 

 

to be continued...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