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解釋,流星本是宇宙中的空間物質與大氣摩擦所產生的光跡,光跡的結束也就代表著它的燃燒殆盡。但偉大的宇航員,南波日日人曾說:「與其聽科學的解釋,還不如相信它是化作人們的心願,繼續燃燒。」因為他是這麼相信著。

 

 

 

  那些都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即便這樣,即使回想對年過七十的南波日日人來說已經非常吃力,不過他還是會想去做,就像25歲的他勇於追求成為一名宇航員的夢想。

  倚靠在大了他整整三歲、同樣曾是宇航員的南波六太身旁,盯著六太睡著的模樣,好像這樣才能安心似的,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養起了這樣的習慣,大概是在發現對方會比自己容易睡著後開始。

 

  這也難怪,畢竟他們這一路走來都是如此坎坷。有時候日日人會困惑,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讓六太那比自己瘦小些的身子承擔下外界的反彈以及他們所身處的困境。從小六太就替他擋掉了不少麻煩,雖然他也問了許多為什麼,但最後六太總會無奈的對著他笑說:「因為我是哥哥啊。」說實在的,他真的很不喜歡這樣,可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每次總是在發現六太身上又多了幾處傷疤後才知道對方又搶先了自己一步。

  就算這些困難重重,但他們還是如願在一起了,就像是他們的純血兄弟關係,那樣充滿著不真實感的真實。不真實到每次日日人都會抱著不安睡著,擔心醒來之後一切都會像一場夢般的結束,但又會期待著在下一次的睜眼,六太還是那樣寵溺的看著自己,嘴上說著「日日人,你醒啦。」然後始終如一的嘮叨「快去刷牙洗臉吧,我等等就去弄早餐,很快就可以吃了。」

 

  有時候他會想,到底有多少人能像他們一樣把小時候的夢想走得這麼順暢又這麼顛簸的。又到底有多少人能像他們一樣繞了一圈又一圈的才得以實現那他們共同許下的約定。最後還能有多少人能像他們一樣突破了倫理道德引來旁人的側目,卻也得到了身邊的朋友以及家人的祝福。

  一切的一切都是來得這麼不可思議。好比他們誕生在同一個家庭成為兄弟,好比他們小時候看到UFO從此訂下同一個夢想,好比他們糾結了好一陣子兩個人終於都成為宇航員並且一同站到月球上去,又好比他們在一起再度結為一個家庭一直到了現在。

 

 

  日日人看著六太那爬滿疲老紋路、不知道對他傾訴了多少寵溺以及愛意的倦容。

  他扣住了六太的手,那包容了他的一切以及他深愛著六太的心情甚至他的任性的手。

  輕輕的把頭靠在六太的肩上,那裡同樣沉澱了許多他對六太的撒嬌以及依戀。

  一切的一切都是令他那樣熟悉、那樣懷念,就算要他花上一輩子去珍惜、去愛,他都願意,因為他這輩子已經做到了,下輩子也一樣可以。

 

  「吶,姆醬,如果下輩子我們不是……噢不,就算下輩子我們一樣是兄弟,我們也一定還是會在一起的吧。」

  一小聲撞擊,日日人感覺到自己頭上有個東西靠著自己,他不知道六太是不是醒著,也不需要知道,因為他知道六太的答案永遠也只會有那一個。

 

 

 

  燃燒了一百年的小行星,在下一個一百年,依然還是會繼續燃燒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