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南波日日人自己也很清楚地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畢竟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沒辦法再像小時候一起去後山或是莎朗阿姨的天文台觀星賞月一樣,說跟上就能跟上。

 

  打從他哥哥南波六太強裝鎮定地吐出那句「其實我不去月球也沒關係。」後他就知道了,雖然那時候有小小的夢想破碎的感覺,輕微到他幾乎在下一秒鐘就可以笑呵呵的看著六太說出那句「不過是姆醬的話,一定可以上去的。」

  說是恢復了什麼的,其實都是騙自己的話。連他自己都很明白只要稍加注意一點就能看到那些停留在邊邊角角的裂痕。但那時的他也很清楚,他那全宇宙最溫柔、最會替人著想、最愛逞強,也最能讓他盡情撒嬌的姆醬,只不過是害怕了,害怕那個全世界70億人口卻連一萬分之一都沒有、微乎其微的數字,害怕因此佔掉了那個名額,進而阻礙了自己弟弟的夢想,害怕如此殘酷的現實面。

  所以他也決定了,「既然姆醬不敢往前,那就由我來幫姆醬開路,姆醬只需要照著我走過的那些痕跡走就好了。」

 

  就算順利成為了JAXA的宇航員,也如願進了NASA,日日人依然每天都會打電話跟六太說在NASA裡發生的任何事、親身遇見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不然就是會用簡訊傳些NASA裡的景色給他,即使那些一般人看來並不怎麼樣,但看在他同樣熱愛宇宙的哥哥眼裡,對方一定也是抱著同樣的憧憬。這一切的一切,說穿了,只不過是為了喚起那被他哥哥遺棄多年的夢想,以及那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對宇宙的渴望;期望六太能循著這些找到他的足跡,並跟上來,然後又會像以前那樣挺身走到前面去,回頭對著他喊「身為哥哥的,就是要走在弟弟的前面」。

  然而等日日人再次發現的時候,他回頭已經看不到他哥哥的身影,就像月球與地球隔了38萬4千公里那樣,甚至更遠。於是他才跟他們的媽媽串通好,要讓六太也如夢成為宇航員的計畫,並刻意選在他被列為月面計畫的一員的時間點上,因為他知道一旦等他站到月球上時,月球對他哥哥來講,一定就不會是那麼遙不可及的了。

  其中他也試了好幾個辦法,像是邀請他哥哥來NASA的家屬支援計畫、還搬出了到月球的時間就像年少輕狂的他們騎單車到外婆家一樣只要三天。畢竟只要六太和月球之間的距離縮短了,他們之間的距離一定也會跟著縮短的,他是一直這麼堅信著。

 

  可是事情卻不如他預想的來的順利,在他哥哥也終於成為宇航員朝月球邁進時,他卻陷在那次替他哥哥高興沒多久後就發生的月面事故的泥濘中,他拚了命的想掙脫,但他就是死緊緊的被絆在了這裡。只能眼眶泛著淚的看著他哥哥又走過了他,然後再一次的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中。

 

  說來諷刺,如此懦弱的他,居然是得了拯救夥伴以及讓自己存活下來這兩面榮耀勳章的那個宇航員,他有時候會這麼嘲笑自己。

 

 

  ──吶,姆醬,你知道嗎?姆醬就像是火箭一樣,咻的一聲,筆直地朝月球飛去,不會停止,也不會轉彎,甚至連頭也都不回的,離我遠去。

 

  ──吶,姆醬,我都知道的喔。火箭是不會為我而減速的,所以可以至少把軌跡留下來嗎?這樣我才比較好跟上。吶,可以嗎姆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