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該怎麼做?姆醬。

  一句又一句無聲的疑問迴盪在每一個欲言又止的停頓上。

 

  走在不知名的小徑,日日人突然覺得很諷刺,明明在休士頓也少說住了五年,但眼前的景象卻是如此陌生,是他所不認識的休士頓。

 

 

  他掐著自己的心臟,他記得很清楚,當他被宣告沒辦法再上月球時,那裡有多麼的沉痛,即使他已經做了不下百次的心理準備,那心痛的感覺還是延續到了現在。他大概永遠也想像不到這一天的來臨,以及當下的孤獨絕望,他甚至以為他就會這樣無力的倒下,但沒有,他只有僵直了表情和低音的報備一句「我明白了。」,最後默默的開門,然後是如心情ㄧ般沉重的關門,僅此而已。

 

  沒辦法再到月球上,他以為只不過就像回到了剛當上宇航員,還沒遇到布萊恩的那時候,只要再努力個幾年,總會有辦法的。但結果卻不盡然,簡直像是終身宣判一樣,讓他已經沒有辦法再像那時候一樣充滿希望了。

  原本堅忍不拔的武士男孩,如今已經輸給了自己過去的恐懼,這不是很可笑嗎?他不爭氣的嘲笑自己,他甚至想把當時給他取了這個稱號的人抓過來,好好的質問他一番,為什麼當時的他可以那麼的確信每一天,而現在又是如此狼狽。如果那樣才是南波日日人,那現在的他又到底是誰。

 

  日日人打開了這幾天來唯一的一封簡訊,那是來自他同樣是宇航員的愛人以及哥哥──南波六太。

  他不知道已經看了幾遍,不管是停下腳步休息,還是毫無目的的漫步,他都會打開這封簡訊,看過一次又一次,好像這樣能讓他稍微忘記心中的不安。

  看著熟悉的字詞,他幾乎覺得他可以就這樣親耳聽到六太的聲音,一定還是那樣充滿著寵溺的嘮叨,然後他一定又會再像個沒事人一樣的抱住,並撒嬌,然後親吻他。他懷念那一切,也渴望著那一切。

 

  日日人鼓起了勇氣,也打了一封打算回傳,但他又刪了幾個字,最後傳送。

  彷彿被丟入黑洞的幾個字轉化為言語從日日人的口中吐了出來。

 

  「對不起,姆醬。」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對不起,我還是沒辦法回去。對不起,我沒能抱住你,像以前那樣跟你分享我的心情。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變得如此脆弱,不再堅強。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前那些可以任他拚命追逐的夢想、感情,如今都變得像氣泡般易碎,讓他連向前抓住的勇氣都沒有,害怕消失,害怕失去,害怕不再擁有。

 

 

  「我到底該怎麼做?姆醬」

  一句哽咽,低頻的顫抖了幾下,然後消失在空氣之中,就如同他的理想ㄧ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映 的頭像
草映

吃肉記得加砂糖

草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450713iw
  • ﹎自○拍神﹉器☆批發◇商zzb.bz/qEB9t

    新﹋北市泰〇山區﹌泰◎林路﹍二段﹍7-~1號 02-﹌7728-7666